托米读书>竞技小说>在将军府养只小黄狗 > 将军归来,决定纳妾(本章无)
    满瑞城谁不知道赫赫有名的沈大将军呢?丰神俊朗,武艺高强,年纪轻轻就出征塞外。每每打完胜仗归来,都骑着那匹皇帝御赐的汗血宝马走在最前面,昂首挺胸,眉宇间满是英气。他眼神轻轻一扫,就拨撩走不知多少女子的芳心。百姓敬爱他,于是一朵又一朵的鲜花扔向他,甚至还有不少女子亲手绣制的香囊。只是大家都知道,将军不会接任何一个香囊。

    将军和夫人爱情更是让人津津乐道,据说两人是青梅竹马,幼时便定下婚约,郎才女貌,甚是般配。男主外女主内,将军征战沙场时,夫人把家里的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,伺候久在病榻上的婆婆,守着空荡荡的将军府。只可惜夫人身体不好,至今无所出,也鲜少出门参加瑞城女眷们的宴会,往往只是送上一份足够厚重的礼,再附上一份充满歉意的说辞。据说,要想见到将军夫人,只能到皇后的宴会上呢!

    有爱慕的人说,自己偶然在雨天远远瞥见过将军夫人。那时夫人身穿月白色长裙,周身流光溢彩宛若仙女下凡。她身边围着几个丫鬟,夫人竟比她们都高出一个头来,仿佛野菊里的一朵芍药。也有不信的人说,两个人根本没什么真情,这只是一场骗局,一个虚拟的假象。将军早就流连于风月场中,将军夫人只是一块无关紧要的遮羞布罢了。只是,谁在乎呢?沈大将军归来,人们照样欢呼,照样向他投掷花朵,照样在挤挤攘攘的人群里踮着脚尖往外看,照样在茶余饭后讨论他和夫人的爱情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今天过后——沈将军最后的一次出征归来后,他们的谈资很快将要再多上一层。因为沈将军在殿前自弃兵权的忠勇行为很快就要传遍天下,人们口口相传,越传越花。从沈将军自愿告退回家,让皇帝连连称赞,讲到皇帝被感动得满眼泪花,拉着将军的手要跟他结拜,再讲到皇帝大加赏赐,奇珍异宝拖了一车又一车。虽然引起了这样大的波动,但日后人们更爱谈论的却是将军家的那位美妾。那位在将军功成身退后,不知从哪冒出的李氏。比起不露面的将军夫人,这位美妾倒是频频出现,有时带着几个丫鬟侍从就出来了,头上戴着顶帷帽,手腕上镯子当啷响,有时掀开薄纱跟丫鬟说笑,看不见脸,但是声音很娇俏。

    “枝芒,我想纳个妾。”沈翊鸣把手肘搭在身边人的肩膀上,看似懒洋洋的,实则用了不少力气,想要把人家的肩膀按下去。周枝芒懒得理他,肩膀一缩,就让年少将军——前将军摔了个踉跄。他回过头来,似笑非笑地看着沈翊鸣:“刚回来不足三月就要纳妾?你真把将军府的名声放眼里了?你那忠贞不渝的痴情可被外人宝贵着呢。”周枝芒说得凶,但也没有真的极力反驳,倒不如说,他也有些期待这事。

    不错,周枝芒正是那位宛若仙女下凡的将军夫人。只不过他是男子而非女子,和将军之间也只是相看两厌的兄弟情谊,要说关系好,那确实是一同长大的发小;要说关系坏,那还真是三天两头抡一架。两人到底如何成的婚姻,还要从他们俩小时候说起。

    两人的母亲曾是闺中密友,在两人出生前就指腹为婚。沈翊鸣出生时顺顺当当,是个大胖小子。周枝芒出生时却难产,导致体弱,连带母亲身体也受损,虽然在精心调理后远离生命危险,却还是不如同龄人康健。祖母便想出一个法子,将他当女孩养,好骗过阎王爷,让他无法叫鬼差勾走周枝芒的命。谁曾想,不止骗过阎王爷,还骗过瑞城里的所有人,除了皇家和自家人,谁都不知道这个秘密。或许是因为当被成女儿养大,周枝芒生得着实白净美丽,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,礼仪大方周到,确实是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。到了成婚论嫁的年纪,为了掩饰这个谎言,谁也没问过他的意见,周枝芒自然而然地被嫁入将军府这个早已经串通好的下家。沈翊鸣打小就笑他穿女装,结婚那天更是在婚房笑得几乎要昏过去,烦不胜烦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之前上门的李家吗?李家主要把一个通房生的孩子送来做妾好巴结我,我猜,如果不是为了这事,她死在哪个角落都没人管。”他闷声笑起来,“他甚至还把人带来给我看了一眼,所以我也看了一眼。我就决定把她留下来了。”沈翊鸣笑得眼睛眯起来,笑得很温柔,却让人有点发毛,好像他正酝酿着什么坏心思,“你猜我看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没见过那个姑娘。你知道吗,她当时跟着行礼,偷偷摸摸地看我的脸色,我阴着脸吓一吓她就怕得要命,也不敢跑。”他把手伸出来比划,“她身上的衣服还不合身,大了,不知道是李家里哪个千金的旧衣。”他顿了顿,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周枝芒,“还有一点,我觉得你肯定会喜欢。她眼睛圆,又大又圆,转起来有股可怜劲,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周枝芒慢悠悠地笑起来,他确实喜欢这样的。他摆了摆手,说:“滚吧。既然是妾,挑个吉时找个小轿子抬进来就行。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,要东西自己去账房挑,别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不过,周枝芒恐怕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以后会因为这事被瑞城人冠上“贤妻”的称号。他们会说,将军夫人自己无所出,心有愧疚,不惜排除万难,亲自为将军纳妾,两人果真是伉俪情深。说书人还把这事编成故事,在茶楼里讲,简直出名得可怕,周枝芒早晚有天会听见。不过,等到他那时的反应,又会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